Loading...

樂與影——訪本土電影《情斷心弦》主創團隊花天亮、湯榮耀及陳璟威

音樂與電影,不同的兩種藝術形式,卻又像是一對孿生兄弟,相輔相成,相得益彰。影像的衝擊和聽覺的刺激,完美的結合,成就一場又一場藝術的昇華。
《情斷心弦》是本土近年少有以當代音樂為題材的劇情片,講述四名弦樂手因緣際會組成了四重奏「三覺樂團(Triangel Quartet)」,並即將於樂季演出。四重奏最高境界是要求樂手之間靈魂呼應彼此、環環相扣。然而,不同的人生故事,不同性格、地位及態度,在人性與情感驅使下,樂團矛盾漸生。「生命本混亂,混亂即藝術。」這齣人生戲碼的終章,琴弦上的跌宕起伏,又會奏出怎樣的一段樂曲?

因音樂結緣

導演及主演的花天亮、首席副導演湯榮耀(Isaac)以及製片及主演的陳璟威(阿威)的電影旅程,一步一步都有著音樂的腳印。花天亮和阿威本來便是一名弦樂樂手,而他電影之路的開端,追溯到2013年,也和音樂有著絲絲縷縷的關係:「在2013年之前,我本來就是一直有從事(與)音樂相關(的行業),以前就有『夾Band』(組樂隊)啦,和另一位主演阿威現實裡也有組成一隊弦樂四重奏的。」花天亮繼續說道,當時望德堂區的活化項目舉辦了許多活動,其中一項是手作與音樂聯乘的活動,在這個活動宣傳的微電影之中,花天亮便獻出了他的「第一次」:「當時他便邀請了我擔任了男主角,是我第一次擔任演員。」便是這樣的一次機緣巧合,開展了他人生的另一個方向:「發現原來電視裡的某些鏡頭是這樣拍出來的,覺得很有趣,便開始想嘗試(進入電影行業)。」自此之後,花天亮在大大少少的影像裡充當演員,接觸越多,對於電影這片領域也開始越來越執著;也愈發覺得,作為演員的角色,儘管發現劇本有不合常理的地方,也只能繼續自己「演員」角色。於是,自少便對文字、攝影、音樂感興趣的他,頓覺結合這些興趣的「電影」是自己的新出路。適逢當時望德堂創意產業促進區聯同生產力暨科技轉移中心合辦《馬交影藝新思維專業課程》,花天亮便毫不猶豫報讀了,並在這個課程裡「重逢」了湯榮耀(Isaac)。

為何要說「重逢」,Isaac幽默地解說了「初遇」的故事,原來也離不開音樂:「不要覺得我好像很成熟,他(花天亮)又好像很年輕,其實我們之間差了幾輩⋯⋯小時候我是跟他學結他的。」一片笑聲之後,他感嘆道:「所以音樂和電影真的是很神奇,可以在人生之中產生不同的聯繫,也有很多新的驚喜。」

《情斷心弦》的前奏,就是在這段重逢的故事裡奏起。

圓電影之夢

《情斷心弦》之間的愛恨情慾,以達到最後無我的領悟,這樣的劇情發展構思足足醞釀了一年,到現在已經和最初的版本截然不同了:「最初講述的是四個年輕人如何尋夢,如何組合成四重奏,如何為最後的演出而努力」花天亮回憶起最初的劇本,不禁將其定性為「青春偶像劇」,直到開鏡前,約莫是七、八月的偶然一天,決定除了保留四個人物的角色之外,和一些特定的事件,推翻了所有的劇本。至於為何有這樣的轉變,導演花天亮笑了笑:「其實沒有那麼複雜,純粹是不喜歡本來的劇情。我可以很大膽推測,假如按最初的版本,不是拍不出來,但是不好看吧,至少可能不會有機會進入影展(澳門國際電影節暨頒獎典禮)。」負責美化劇本的Isaac 繼續補充道:「自己和阿花都是玩音樂,大家都會在現實社會感情上、工作上所遇到的人情冷暖,一些經歷,都會放了在人物角色上,有些對白、人物角色,在現實中也會有些參考對象,都會取財於現實的。」

說到是音樂劇情片,《情斷心弦》中的音樂成分可謂是舉足輕重,揉合了三種音樂風格,包括了劇中角色最終樂集演出中演奏的當代音樂,角色平時涉及演奏的古典音樂以及整套劇中,融合古典音樂及當代音樂的配樂。其中,當代音樂可謂是整套劇的骨架,解說著《情斷心弦》整套劇的靈魂——「生命本混亂,混亂即藝術。」花天亮為這句話作了闡釋:「當代音樂追求的是偶發性和不穩定性,就像劇情裡所體現的,(在演出中)會有八個Bar的即興,沒有音符,當四個樂手同時在這八個Bar 即興⋯⋯其實就是我所想說的,他們的演繹可能很混亂、很即興、很偶發性,也就像是這四位主角的感情狀態,以及是他們四位身邊所發生的事,都是一樣很偶發性,很不穩定的。」他思考了片刻,繼續道:「這就是人生,有很多的起起落落,高低起伏,如何將其變成藝術,然後在這個舞台沈澱。」Isaac 笑著補充道:「這不僅是體驗在這套劇裡,更是 我們拍這套劇的過程。」

「生命本混亂,混亂即藝術。」講的是音樂,是藝術,是人生,更是這班小夥子圓夢旅途上的思考和沈澱。

從澳門到世界

在澳門,要走電影的路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;要從澳門邁出第一步,走向世界更甚。在他們口中所提及的「混亂」,相信每一筆、每一劃,都是「舉步維艱」的經歷。身兼製片和演員的阿威這樣說:「挺有趣的是這個班底,每個人在澳門都有著不同的角色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長處,譬如我是『搞開活動的』(有活動策劃的經驗),其實某程度和製片的角色也是相似的⋯⋯尤其是電影這個行業是一個集體的項目,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一張刀,然後集在一起。」除了要集合每個人不同的角色力量,阿威坦言,「發展性」的思維,也是不可或缺,有些低成本的電影項目,未必能夠做到預留演員的拍攝檔期,也未必能一連幾天按劇情發展拍攝:「希望行得一步,得一步。」在統籌的層面上,阿威幽默地說到:「因為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正職,僅是約拍戲,這個『約會』也可以多至幾百次!」

儘管困難,他們憑藉「每人身上的那張刀」,見招拆招,《情斷心弦》也得以免世,從澳門的《馬交演藝新思維》出發,到過康城的影展,又在上海參與過「2019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澳門電影業界交流活動」,及後到了「2019釜山國際電影節」,終於回到了澳門,在「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」亮相,在澳門進行了首映。「在上海的電影節第一次發佈了《情斷心弦》的預告片,之後參加了釜山國際電影節,這個和康城的影展有些類似,有很多不同的環節,主要是聽聽他們如何賣片,要找甚麼人買片,電影想要發行可以有甚麼途徑⋯⋯」花天亮繼續分享:「譬如電影想要發行,首先不能上映,因為上映了的電影是不可以參加電影節的。」從世界走了一轉,讓導演花天亮更了解電影的行業,也讓世界看到了澳門電影:「在釜山的電影節上認識了一位福岡的電影人,也對我們這套戲很感興趣,問我們可否在福岡播放。」

是樂與影交織出的絢麗,也如《情斷心弦》訴說著的,在藝術的混亂之中顯現著人生的百態,是澳門電影的思考,更是你我對人生的領悟與沈澱。

【來源:瘋刊,2019年12月 】

(原文連結:http://fantasiamacau.com/blog/ren/訪本土電影《情斷心弦》主創團隊